干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干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金腰带谢爱妻是你让我成了世界职业新拳王[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18:01 阅读: 来源:干花厂家

div>

一个此前名不见经传的普通人,云南楚雄27岁的徐丛良,最近战胜了次轻量级世界拳王邦斯·王维赛特,从而作为中国人首次夺得了世界洲际争霸赛拳王金腰带,成为了新拳王,震惊了世界。

人生潦倒时,好女人温暖

了我这个已“心死”的男人

2002年,“楚雄老虎”徐丛良代表云南省参加全运会拳击赛。预赛过关了,但由于超龄半岁,没能参加决赛,24岁的他不得不退役了。

徐丛良从16岁开始参加拳击训练,当时跟他一起训练的有300人,到最后,只有他一人坚持了下来。此后他参加过很多比赛,得过很多的第一名,被称为“楚雄老虎”,名声很响。可如今,他却要无奈地离开心爱的拳坛了。那天晚上,当他最后一次摘下拳击手套时,这只从未流过眼泪的“老虎”不禁悲从中来,抑制不住地流下了“虎”泪。

退役后他的工资、福利等都没有了。他等了很久,但一直没能被安排一个工作。他不得不面对现实:他需要找一份工作来养活自己。

徐丛良的大哥有一辆微型三轮车,是用来载客的。为了谋生,徐丛良只能跟大哥轮流开着这辆微型三轮车去拉客挣钱。只要轮到徐丛良开车,他就得一天不停地在一条路上跑,载一个人收5角钱。对他而言,每天的生活都是苦涩和憋屈的。一天,一个年轻的女人坐上了他的车后突然叫了起来:“你不是‘楚雄老虎’徐丛良吗?我看过你的拳赛,你怎么干起车夫来了?”

徐丛良顿时羞愧得满脸通红。他回头看了一下客人,她有着一副美丽的脸庞,身材娇小玲珑。老实的徐丛良如实相告:“我退役了,找不到工作,只有干这个了。”

女乘车连声叹惜:“你这真是‘虎落平阳’啊。你当初在拳台上是多么威风的呀!生活真是捉弄人,不公平啊!”

往后,徐丛良很怕再见到这个女乘客。可徐丛良越害怕,这个女乘客偏偏有意无意地来。每次载着这个女乘客,徐丛良都有些尴尬。可这个女乘客却一次次地问这问那。徐丛良渐渐看到她对自己并没有恶意,只不过心直口快罢了。而他也得知了女乘客名叫李琼香,比他小一岁,也是楚雄人,在楚雄开着一家小餐馆。

徐丛良和李琼香慢慢变熟了。让徐丛良没料到的是,一天,李琼香突然认真地对他说,他这人“挺好的”,要跟他谈恋爱。徐丛良吓了一跳:“你可别跟我开这种玩笑!这怎么可能?我不是一个有本事的男人。像你这样,找一个条件优越的一点都不难。我现在连养活自己都困难。你跟我会苦一辈子的。我不能害了你!”

但李琼香说:“我是真心的。你现在虽然靠载客为生,但在我心里,你是一个不论荣辱都能承担的人!以后我们可以一起努力去开创生活!”

在李琼香的爱情攻势下,徐丛良终于迎开了双臂。2003年,徐丛良跟李琼香结婚了。婚后,在妻子的帮助下,徐丛良买了一辆价值几千元的摩托车,开始用它独立载客挣钱。可是,靠做这一行越来越难了,因为从事这一行的人越来越多。每天回到家里,告诉妻子这天自己只挣了一点点钱时,徐丛良真是难以启口,觉得自己真是枉为一个男子汉,连养家的能力都没有。可是,李琼香却从来没有说过他什么,每天他一回家,她就为他备好水,让他洗漱完毕后,再端上饭菜让他吃。趁徐丛良吃饭的时候,李琼香便一边为他洗衣服,一边跟他说一些轻松的话题,逗他开心。

妻子对自己如此之好,可是自己能给妻子带来什么呢?作为一个男人,自己总得有一样事业才行呀,难道就这样载客载一辈子吗?

不要“黑道”丈夫,迷离

之际妻不准我做坏人

这一年底,徐丛良的儿子出世了,他家的生活更为吃紧了。

一天,徐丛良正要回家,一个声音叫住了他:“丛良,老朋友看你来了。”徐丛良转身一看,叫他的人是以前打拳击比赛时认识的一位同行。这位昔日同行把徐丛良请到一个馆子里,满上酒,敬了徐丛良一杯后,开口说:“丛良,你现在的状况我都知道了,真是霉运呀!可我们那一帮人退役后,其中有的哥们现在却活得很好,要钱有钱,要玩有玩。你知道他们去干什么了吗?这次我来,就是请你去发财的。凭你的身手,你想不发财都难啊。”

原来,这位昔日同行是来动员徐丛良去香港、广东等地打黑拳或做打手、保镖的。见徐丛良不吭声,这位昔日同行又说:“打黑拳收入可不得了啊,一次挣个几万、几十万元都不成问题啊。”

徐丛良真是太想让家人过上好日子了,而打拳、做保镖又是自己的强项。他想先去看一看那“黑拳”是怎么回事,于是,便跟随这位昔日同行去了一趟广东。他终于了解到,“黑拳”是相当残酷的,拳手间甚至以命相搏,以刺激看客观赏和下赌注。但其收入确实是高,只要能打赢,就可以发财。而做打手和保镖也是生活在刀尖上,性命根本不由自己把握,但收入也很可观。回到家后,徐丛良一连几天都在发呆,考虑着自己究竟是去还是不去。

李琼香见丈夫连日来寝食难安,便关爱地询问他怎么了。徐丛良终于把这件事告诉了她。李琼香听后,脸色顿时变了,她当即进行了劝止:“我知道你想找一条快捷的路让我们母子过上好日子。可是你想过没有,这些能挣大钱的路子好像都不是什么光彩的职业,弄得不好就会出事。如果是这样,你不反而害了我们母子吗?”

徐丛良觉得妻子说得有理,他那颗“蠢蠢欲动”的心被妻子收回来了。

不久,徐丛良认识了昆明市拳击协会副主席曹泽渊。了解到徐丛良的实力和年纪偏大不能参加国内等拳击比赛的现状后,曹泽渊建议他,不如参加世界职业拳赛。职业拳赛不受年龄的限制,不过非得具备超强的实力不可。而当时,中国的拳击比赛都是非职业的,即业余的。相比于职业拳赛,业余拳赛的拳手有护具有头盔,拳击手套很大很厚,比赛只打四回合,每回合打两分钟,拳手不容易受伤。而职业拳赛打的回合和每回合打的时间都要多,击倒率很高,因没有护具头盔,且拳套很薄很小,拳手被打倒打晕是经常的事。

昆明拳击推广机构的负责人刘刚也动员徐丛良参与这项世界上最为正宗、顶尖的拳赛,跟世界拳击好手同台竞技,向他们发起挑战。可是,面临如此机会的徐丛良却犹豫了,他对妻子说:“在我国,我这样的年纪,已是公认的‘不宜从事重竞技角逐’的年纪,况且我已结了婚,结了婚的人还能打拳比赛的人在我国很少很少。我实在很担心我去打职业拳赛这样的高水准比赛,会不会是一个不自量力的错误选择。”

可李琼香鼓励他:“你如果能做职业拳手我全力支持,对你来说,这也许是堂堂正正的最好的、最值得追求的路子。”徐丛良听了妻子的话,终于点头表示认同。

由于中国还没有专门的职业拳手管理机构,2004年8月,徐丛良凭自己的实力和条件,终于在澳大利亚成功地注册成为了一名职业拳手,他成了中国第一个注册的职业拳手。

“白道”上成正果:用灿灿

金腰带谢妻如海恩情

可是,注册成了职业拳手后,如若排名不能在世界上靠前,就会毫无意义。因为,只有排名达到了一定位次,才有资格向顶尖高手挑战。自己打职业拳赛行吗?到底能在这条路上走多远?他心里没有底。

不久,他被安排打第一场次轻量级职业拳赛。这是一场排位赛,对手是泰国的全国青年冠军查舒科。好在徐丛良从未放松过练拳,经与查舒科苦战6个回合,最终获胜。此战之后,徐丛良的世界排名排到了200多位。下一场徐丛良的职业拳赛将在2004年12月份于中国昆明举行,对手是在世界上大名鼎鼎的菲律宾全国冠军、2004年次轻量级世界拳击联合会冠军马克·赛斯。此战徐丛良若获胜,排名将是世界第12位。

李琼香为徐丛良取得第一场职业拳赛胜利而高兴,同时也为丈夫的第二场职业拳赛而担心。

但李琼香控制了自己的言行,不给丈夫任何心理压力。她对丈夫说:“你首先不能沾烟酒,还有家里的事全都不用你去操心,你一心一意训练就行了。”在妻子的全力支持下,徐丛良开始了备战。

徐丛良每天都要举杠铃打沙袋练体质、力量,还要在田径场上进行三次有氧跑、变速跑,每次至少要跑五、六公里,以增强心肺功能。平常他还要多看世界高水平拳赛的录像,以提高自己的悟性。当然,最为重要的是多打实战。只要能够请得来的级别在他之上的优秀拳手,他都会请来跟对方真刀真枪地打一场,并竭尽所能地将对方打败。这样的训练真是太残酷了,根本不是以往做业余拳手时所能比的。几个月下来,他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但拳技和实力完全不是以前那个他了。

徐丛良训练时,李琼香常常在一边陪着他。徐丛良训练累了骨头痛、肌肉痛时,李琼香就帮他按摩。如果丈夫扭伤了关节,李琼香就帮他敷药、疗伤。此外,李琼香还必须努力挣钱供家用,供丈夫用,还要照顾儿子。为了让徐丛良的营养跟得上,她最优先保障的是为丈夫买营养品,还常常煲鸡汤给丈夫喝。她用一副柔弱的肩膀担起了所有的重担。

2004年12月17日,徐丛良终于跟马克·赛斯展开了拳头对话。拳赛共打8个回合,每回合打3分钟。李琼香抱着儿子坐在台下看着丈夫,嘴角上始终漾着微笑。徐丛良紧张的心情顿时被妻子抚慰得沉稳下来。

拳台上,马克·赛斯果真厉害,一上来就打出了一组凌厉的组合拳。徐丛良一时不能适应他的拳路,头部被多次击打得砰砰作响。李琼香的心一下子紧了,但她极力不让自己露出丝毫慌乱的面部表情。徐丛良经过顽强抵抗,总算耗完了第一回合。第二回合开打后,徐丛良决心先发制人,不让对方取得主动。他连续采用自己最具杀伤力的右手拳进行猛攻,马克·赛斯的节奏被打乱了。从第三回合开始,双方展开了拉锯战,谁都想把对方打倒,但都不能奏效。打到第八回合时,双方都已像婴儿学步般步履蹒跚,体力都快耗尽,嘴里呼呼喘着粗气,唾沫喷出老远。

第八回合结束了,徐丛良的右臂被裁判举起来了,他被宣布以点数取胜!李琼香的泪水抑制不住地流了出来,她抱着儿子奔上了拳台,跟丈夫紧紧地拥在一起。此战之后,徐丛良的世界排名到了第12位。因为排名世界前20位的职业拳手有资格向世界拳王挑战,因此现在的徐丛良可以向次轻量级世界拳王发起冲击!

徐丛良向现今wba(世界拳击协会)次轻量级拳王邦斯·王维赛特挑战的赛期终于定下来了。wba是世界拳击三大组织中历史最为悠久、最具权威性的拳击组织之一,历来最负盛名的拳王阿里、泰森、刘易斯等人都出自该组织。邦斯·王维赛特是泰国人,打过70多场泰拳比赛,取得了全胜战绩;此后他改打职业拳赛,13次获得并卫冕wba次轻量级拳王头衔。他在泰国被当成民族英雄。

“你以前说过你很佩服他,现在让你遇上他了,你害怕吗?如果害怕,现在做逃兵还来得及哟。”从来没跟徐丛良开过玩笑的李琼香见丈夫要向世界职业拳坛的最高荣誉进发了,忍不住幽了他一默。徐丛良说:“我一直都盼着跟他交手的这一天,怎么会临阵逃脱呢?”李琼香笑了:“那好,还有4个月的准备时间,你得让自己的实力更加强大才行。”

在妻子殷殷期待的目光中,徐丛良又投入到了残酷的训练之中。已成为他的经纪人的刘刚为徐丛良找来了一些体重级别比他大的拳击全国冠军给他当陪练。妻子照例每天都为他忙这忙那,让他没有后顾之忧。看着徐丛良拳击技术、体质、意志的一天天提高,李琼香对丈夫充满信心。

2005年5月17日晚,广州天河体育中心人头攒动,首次登陆中国的世界级wba职业拳王争霸赛开始了。李琼香看到,wba负责人、中国国家体育总局的领导、中央电视台的著名体育主持人都来了。她心里清楚,这将是一场对中国拳坛产生重大影响的比赛。

这场争霸赛打12回合,每回合打3分钟。邦斯·王维赛特跟徐丛良相比明显身高臂长体壮,一交手他就以重拳开路,想用最快的时间把徐丛良ko(击倒取胜)。徐丛良明显感觉对手的拳击力度要比自己重,每一拳应不少于250公斤,而且打得准,打徐丛良时似乎整个身体都压过来了,排山倒海一般,让徐丛良很难抵挡。徐丛良马上判断自己不能跟他硬拼,决定改变策略,先以智拖垮他,然后再击败他。于是,徐丛良利用自己步伐灵活的优势,频频闪避开对手的重拳,“牵”着对手在拳台上追击自己,以消耗对手的体力。

打到第十个回合时,两人都已伤痕累累。徐丛良脑门、嘴唇、鼻子都被打肿了,邦斯·王维赛特伤得更重,眉骨被打开了一个大口子,流了很多血。徐丛良终于达到了自己的目的:邦斯·王维赛特出拳慢了下来,他的体力已消耗掉了大半。

第十一回合,邦斯·王维赛特越打越急躁,而徐丛良则越打越放松,越打越顺手了。到第十二回合时,徐丛良竟然感觉自己的体力还充沛,而对手的体力明显透支,连出拳都无力了。徐丛良终于挑战成功,为中国职业拳击手首次夺得了世界拳王金腰带,成为了次轻量级世界新拳王。这是中国职业拳赛的一个特别重大的、零的突破!现场的中国人都狂热地欢呼起来,扬起了手中的五星红旗。徐丛良则飞奔下台,紧紧抱住妻子,两人喜泪纷飞。

几天后,徐丛良携妻子回到了楚雄。不久,他听圈里人说起,以前那几个走“黑道”的同行,由于被黑社会利用,充当打手讨债,触犯了法律,有的被判刑,有的被枪毙了。徐丛良感到自己很幸运,而自己的“好运”是在结婚成家以后才开始的。由于遇上了一位好妻子,他从人生的最低谷重新爬起,完成了一个让世界为之震惊的奇迹。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