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干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如果不是那两块地一个家具企业的非正常折戟-【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2 15:18:41 阅读: 来源:干花厂家

核心提示:二十多年的积累近乎被摧毁。陈和国的坚持该用对错来评判,还是用有价值与否来评判?面对不可抗力因素,除了对付、对抗,企业是不是还有其他路可走?

二十多年的积累近乎被摧毁。陈和国的坚持该用对错来评判,还是用有价值与否来评判?面对不可抗力因素,除了对付、对抗,企业是不是还有其他路可走?

每周六,长沙市橘子洲头都会举办烟火晚会。如果不是这几年间的变故,波士家具公司或许也将会是烟火晚会的赞助商。

波士公司曾是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的明星企业,纳税大户,巅峰时一年能创造5000万元产值。它的创始人陈和国获得过“农民企业家创业之星”称号,还受到过国家部委领导的接见。但现在,波士公司原有厂房和产品展示中心已经沦为废墟,陈和国则时常窝在湘江西侧靳江小区村民安置房里,拉上窗帘,赶写新的上访信。

如果不是那两块地

“办企业太辛苦了,还不如去炒地炒房。”只有当陈和国不在场的时候,他的妻子才会对记者小声嘟囔,波士家具原本有机会成为大企业。

想当年,陈和国在岳麓当地也算是个人物。二十多年前他白手起家,是岳麓区靳江村第一个靠创业发家致富的本地农民,不但做出了一个年产值5000万元规模的企业波士家具公司,还带动了靳江村多家家具企业的兴起,成就了一个生机勃勃的家具产业村。

正因为此,最初当地政府对陈和国和波士公司颇为垂青。2004年11月,中国质量万里行打假维权中心将波士公司评为金榜展示单位,并授予“中国质量信誉之星”金牌;2005年、2008年,“波士”牌商标连续被评为湖南省“著名商标”;陈和国也被评为农民企业家创业之星,获得国家部委领导的接见。

那是陈和国事业的巅峰期。更让他振奋的是,2007年,长沙大河西先导区启动建设,靳江村成为该区的核心区。消息传来,陈和国非常兴奋。如果有更多的企业进驻,更多的人来岳麓区置业,对于波士公司来说,无疑意味着更大的商机。他准备趁机上个台阶,一股脑买进很多先进设备,还与中南林业大学签订了技术合作协议。在他看来,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殊不知风来了,但却不是东风。

2007年,由于新的城市规划,靳江村部分村民住宅被拆迁,村里提出要收回租赁给波士公司的土地,用以安置拆迁户。这对陈和国来说,无疑是釜底抽薪。

这已不是波士公司第一次被迫搬迁。最早的波士公司雏形,诞生于陈和国在靳江村的老宅。后来企业越做越大,1993年,陈和国就从当地规划局取得了8.03亩土地使用权,建起了新厂房。到2001年,这块土地因潇湘大道工程动工,需部分拆迁。为保证包括波士公司在内的众多企业的发展,当地政府又在靳江村规划了一片土地,专门作为企业发展用地。

从靳江村起步,兜了一圈又回到靳江村,陈和国倒也甘之如饴——企业在哪儿干不是干?

可是没想到,承诺给波士公司的土地早就被占用,到最后协调下来,波士公司无奈只能租用靳江村委会所属的一个药厂的十几亩土地。

2001年8月,陈和国与靳江村委会签订了“租赁协议书”,规定靳江村将位于张家山组的生物药厂16.1亩土地,约2000平方米厂房租给波士公司,并规定波士公司所投资的建筑物归波士公司所有。

尽管是租来的土地,可为了企业发展,陈和国前前后后还是投资了1400多万元,在这块土地上兴建起11106平方米房屋及其他设施,包括公司办公用房、产品展示厅、仓库、车间、食堂等房屋以及变压器、干燥窑等。

与此同时,潇湘大道改建,波士公司那块拥有使用权的8.03亩土地,其中3.5264亩土地被征用,剩下不被征用的4.5036亩土地,因为地理位置优越,广告效应明显,2001年之后,陈和国在其上建成了波士家具展示中心。

正梦想着大展宏图的陈和国,断然想不到,打击将接踵而至。一块4.5036亩自有的土地,一块16.1亩租来的土地,将成为波士公司伤心之地。

“钉子户”

首先是那块自有土地。2004年,中南大学建设新校区项目获批,波士公司剩下的4.5036亩土地正处于其新校区规划内。2005年11月15日,波士公司收到了长沙市岳麓区街道中南大学拆迁建设指挥部下发的拆迁通知。作为岳麓区的企业,自然支持岳麓区的发展——在表达这份感情的时候,陈和国向记者出示了自己的身份证,“我就是本地人,不会说谎”。

因此,关于拆迁补偿的前期谈判还算愉快。

2006年8月4日,长沙市岳麓区街道中南大学拆迁建设指挥部(甲方)与波士公司(乙方)签定征用波士公司3002平方米土地及房屋的安置补偿协议书。协议约定:甲方支付给乙方补偿金额共4285343元。并且,经过波士公司的争取,岳麓区政府还承诺在长沙市二环线、罗家嘴立交桥以南,靳江河以北五星村范围内划给波士公司20亩土地。

——还是自有土地建厂才踏实。陈和国悬了多年的心定了下来。2006年8月22日,波士公司递交了安置土地申请报告,得到了岳麓区发展与改革局的批复。“比想象的要顺利得多”,陈和国甚至都忍不住去考察规划波士公司新厂址了。

8月底,岳麓区政府相关人士要求波士公司的负责人去领补偿金。

就在这时候,陈和国多了个心眼:有的企业土地被征用时,正是因为先领了补偿款,后来政府承诺的安置地才没有到位,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这可是前车之鉴啊。以防万一,为什么不先等20亩安置地批下来后,再领补偿款呢?

这一边,陈和国按兵不动,另一边,2006年9月6日,波士公司赶紧将项目申报表送到长沙市规划局。答复很快,“该处控规,尚未编制。”

又被套了?!陈和国拒绝领取赔偿金。事情就此僵持。然而,挖掘机却每天都在向波士公司那4.5036亩土地推进。情急之下,2006年9月,波士公司将长沙市岳麓区街道中南大学拆迁建设指挥部和岳麓区街道办事处告上法庭。 当年11月,经法院调停,双方解除了2006年8月4日签定的《征地拆迁补偿协议》。

风波看似平息,可岳麓区街道办第一次征地未果,这梁子算是结下了。

2007年春节过后,波士公司员工上班时发现公司产品展示中心水、电都被切断。随后,2007年3月21日,波士公司突然接到岳麓区国土局等四部门向波士公司下达的“违法建(构)筑物拆除决定书”,在决定书中,波士公司的展示中心成为违章建筑。接下来,相关部门态度更加强硬,不但拒绝了波士公司要求举行听证会的要求,还强制规定了波士公司最后的自行拆除时间:3月26日。

陈和国求告无门,既委屈又愤怒。因此,2007年3月26日,波士公司产品展示中心在瓢泼大雨中上演了颇为悲壮的一幕:一条“厂在我在,誓与展厅共存亡”的横幅迎风扯起,100多名波士公司员工围绕波士产品展示中心站立,等待着随时可能开进来的挖掘机。

至此,波士公司与岳麓区当地政府的矛盾开始引发媒体关注。

4月5日,岳麓区主要领导约谈陈和国,提出波士公司放弃对抗,安抚员工,政府便会依法赔偿。陈和国以为,既然岳麓区主要领导已经承诺,波士应该能够松口气了。他唤回了看守展示中心的员工,扯下了“厂在我在,誓与展厅共存亡”的条幅。

接下来的几天风平浪静,岳麓区相关领导三番五次联系波士公司,主动探讨赔偿事宜,甚至4月11日晚上22点,岳麓区相关领导还主动承诺:明天把补偿协议签好!

当天晚上,陈和国紧绷了一年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他以为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胳膊和大腿

2007年4月12日凌晨5时,长沙市河西潇湘大道湖南波士家具公司展示中心。睡梦中的值班员工突然被一阵巨大的声响惊醒,爬起床后,他们看到几十个人正在用大铁锤猛砸展示中心大门和窗户,随后一些身穿制服的人冲进展示中心。

值班的八名波士员工被强行押走,并没收了手机。相继赶来的波士职工,包括波士公司办公室主任也尽被制服,被押送到岳麓区公安分局禁毒大队。随后,几辆挖掘机开赴现场,对展示中心进行了强拆。

回忆起当时的场景,一些员工至今心有余悸。“天还没亮,当地政府就组织几百人和上百台车对波士公司展示中心实施强拆,那种大场面我一辈子都没见过。”4个小时后,波士公司展示中心被夷为平地,中心内价值200多万元的家具样品也被强行带走。

“我万万没有想到政府会搞这样的突然袭击。”陈和国说。2007年4月20日,波士公司将岳麓区国土局等六部门告上法庭。

接下来就是从长沙市中院到湖南省高院,波士公司与岳麓区进行长达三年的拉锯战。2009年,湖南省高院最后认定岳麓区政府及岳麓区国土局、岳麓区规划管理局、岳麓区建设局、岳麓区城管局对波士公司展示中心所实施的强拆行为违法,应承担相应的国家赔偿。而对之前岳麓区房产局注销波士公司房屋所有权证的函告,省高院认定其依据不足,程序违法,适用法律错误,依法应予撤销。

陈和国赢得了最终的胜利。可这胜利有用吗?败诉的岳麓区政府以交涉无效为由,一直拖延对波士公司的赔偿。不仅如此,接下来几年,波士丧失了几乎所有的政府性荣誉。波士公司“岳麓区重点保护企业”的牌匾凌晨五点被人挖走,陈和国政协委员的身份也被取消。最后,陈和国还是不得不把位于中南大学新校区规划内的展示中心,搬迁至靳江村租赁土地上。

——当初要个说法的坚持究竟是对是错?时至今日,陈和国依然不愿直面这个问题。他身上依然保留着一个农民企业家最朴实的倔强。从世俗的层面上说,这种倔强叫做“不知进退”。

在当时,陈和国真正感到心慌了:自己合法土地上的展示中心都无法保住,更何况租赁土地上的厂房!也就是说,企业的生命线随时可能被切断!

陈和国转而将希望寄托在向靳江村落实2001年承诺的企业安置用地——试想,当陈和国与岳麓区政府的矛盾已然白热化,他又如何能够指望岳麓区下属靳江村委会呢?

按照波士公司的说法,靳江村委会承诺于2007年6月30日前将安置用地落实给波士家具,但到了约定时间,波士企业安置用地一直未落实。由于靳江村委会一再违约,波士公司无安置用地建设厂房,只好继续租用临时厂房,且向靳江村支付了租金1685571.09元。

而靳江村委会方面说法是,一则波士公司租赁期满,二则靳江村委会已将波士公司租用的16.1亩土地规划为拆迁户的安置用地,故要求波士家具交房交地。至于波士公司缴纳的租金,只是打在一个村民小组的账户上,村委会并不知情,因而汇款不能作为续约的法律依据。

双方各执一词,争执不下,据说最后一次交涉彻底谈崩,村委会某领导对陈和国扔下一句“小心报复”转身就走。

2007年发生在波士公司展示中心的“强拆”一幕,再次在波士公司厂房上演。剧情如出一辙。2010年9月15日上午9时许,波士公司的工人正在厂房上班,突然听到外面轰的一声巨响。冲出去一看,发现公司10米宽的大铁门垮塌在地,三辆挖掘机正缓缓向门楼开进。惊慌失措的波士公司员工向岳麓街道派出所报警,但公安机关没有及时查处。

接下来的几天,捣乱者开始和波士公司打起了游击。陈和国告诉记者,9月16日到21日,捣乱者连续多次对波士公司喷漆车间、沙发车间、装配车间、成品仓库、锅炉车间发起“进攻”,造成房屋、设备、原料、半成品、成品损毁,损失达1400多万元。

万般无奈,波士公司屡次向湖南省公安厅、省人大反映情况,最后,在省厅的督促下,岳麓区公安分局于2011年4月20日刑事立案。但至今,该案件仍毫无进展。

何去何从

“以前这里有多家家具企业,现在基本上全部被赶走了,好好的一个家具产业村被他们毁掉了。”这是陈和国面对记者说的第一句话。

据记者实地了解,近三年时间里,随着长沙大河西先导区建设的推进,村镇并入城市的过程中,当地几乎所有的家具企业都被拆迁。靳江村家具企业集群已经消失。因此,当地还流传着一句话,靳江家具,从波士开始,从波士结束。

而在对波士事件的采访中,记者听到两个版本。在当地企业界,波士俨然是维护中小民营企业尊严不屈强权的斗士;而在民间,它是抢占农户安置房土地的无赖企业,连靳江村路旁聊天的老太太都视其为眼中钉。据说为了拿回自己的安置土地,有群众参与了对波士公司的打砸。

不论事实真相如何,现在波士公司的厂房,乃至从中南大学规划新校区内搬迁到租赁土地上的新展示中心,全部被毁。陈和国的办公室已经搬到靳江小区的一处民房内。为了维持企业生存,陈和国只能在岳阳地区湘阴县租用了另一个法人的厂房继续生产。

事实上,他已经无暇顾及企业的生存。他将全部精力投入在求告、上访上。案件发生以后,为了督促地方政府关注,陈和国先后寄出了上千封上访信,都石沉大海。但他没有放弃,对他来说,“坚持”似乎已经成了整个事件唯一的意义。今年3月底,陈和国再次寄出了《请求上级公安机关监督岳麓区公安分局侦查谭章等人故意毁坏财物一案的报告》。

接受记者进行采访之前,陈和国拉上了窗帘。房间里立刻昏暗了很多。他说,不管周遭多大风浪,拉上窗帘,内心就平静了。

而结束采访时,应记者强烈要求,他很不情愿地带记者来到波士公司在靳江村的厂房,这里已经成为一片废墟,传说中的靳江村新的安置房也没有建起。他踱着小步直往前走,未发一言。旁人告诉记者,2011年之后,性格温和的陈和国变得越来越容易动怒,每次逢人,便如一个怨妇一样诉说他昔日的辉煌和近几年来的灾难,“不过今年以来好多了”。所谓好多了,是指陈和国越来越沉默了。

二十多年的积累近乎被摧毁——被谁摧毁?陈和国的坚持该用对错来评判,还是用有价值与否来评判?面对不可抗力因素,除了对付、对抗,企业是不是还有其他路可走?

对陈和国来说,没有答案。当年与陈和国对立公堂的某当事官员已经成为阶下囚,两宗官司却依然悬起,这就是对他最大的消耗。他期待一个结局,哪怕是最坏的结局,但起码给他从头开始的勇气。

问起陈和国现在的心态,他说他还是乐观的。但他乐观的理由和逻辑,依然如农民般简单质朴:坏人都伏法了,遵纪守法的企业难道不会越来越好吗?

事实上,他那相当于失去了掌舵人的企业现在江河日下,只能勉力维持,早已不复当年盛况。他已经五十出头。他老了。

河北厂家架柱式回转钻机ZYJ

贵州简易机械停车设备安装

换气扇

二手发电机买卖

北京天翔成钢铁贸易有限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