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干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四个评委三个零分曾轶可看过野海又怎样《资讯》

发布时间:2020-08-31 14:58:33 阅读: 来源:干花厂家

曾轶可

与上场快女比赛基本相同,仍然是一个没有淘汰、没有悬念的夜晚。十名选手一个个奋力演唱,可无论如何抢镜也抵不过包小柏的最后一“秀”,以及曾轶可用绵羊音唱出又一首千篇一律的原创“新歌”。当曾轶可第一轮演唱完毕之后,不仅分数很低,尤其四位专业评审有三位都给了零分,其中就包括全程“黑面”的包小柏。

包小柏最后一秀全程寡言

没有了淘汰,令人乏味的比赛设置美其名曰“积分排位赛”。比赛将分为三轮,第一轮10位选手演唱完由大众评审团、专业评审团和专家评委三方共同打分,总分为100分。选手积分产生第1到第10名。进入第二轮,第一轮中排名前4位的选手,通过车轮战决出本周电子唱片封面女声。最后,积分排名最后三位的选手,通过抢擂挑战第5、6、7名的选手,如果挑战成功,则双方交换排名,最终产生本周排名最末的三名选手。虽然选手竭尽全力想展现自己的全方位实力,但“风格单一”的问题依然存在,甚至变本加厉。快歌见长的谈莉娜、李媛希还是跳得气喘吁吁,过于炫技的潘虹樾还是有些造作,而自成一派“野路子”的黄英一首《娜鲁湾情歌》被评委春晓直言:“材料很新鲜,成品却很造作。”令人意外的是,包小柏昨晚的最后一秀却十分  低调,全程寡言少语,非常严肃。

曾轶可哼哼唧唧得分最低

昨晚,最受关注的曾轶可第五个出场,粉蓝色外套,还是静静地抱着吉他,一如既往。“付出付出付出的是快乐,别哭别哭别哭,我也会笑的,坐上坐上坐上末班车,是的是的是的,我也该走了,等待等待等待,我会回来回来回来……”一首原创《等我回来》,重复的歌词让人觉得有些“雷人”。当主持人询问这首歌的由来,曾轶可又发挥了“雷人”本色,“这是我第一次看海的时候写的,而且看的是野海。”“野海”这个词瞬间引起全场大笑。不过春晓的点评却一针见血:“你状态好的时候,非常小情小调;可状态差的时候,完全哼哼唧唧不成歌。今晚你没有全情投入,有所顾忌。”果然,大众评审和专业评审给分都不高,当四位专家评委打分时,居然除高晓松外,三个人给了零分,至本报截稿时,创下当晚最低的纪录。

脸上打了玻尿酸多久可以化妆

做筋膜悬吊提升术多久才能自然

泉州修复处女膜痛吗

吸脂去副乳好还是做切除副乳手术好

相关阅读